<strike id="n2zr0"></strike>
        1. <object id="n2zr0"></object>

          首頁 財經 聚焦 財評 股市 證券 商業 設為首頁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民銀快訊 / 正文
          在愛爾眼科 看光明“擺渡人”的接力賽
          來源:
          2023-09-22

          紅網時刻新聞 通訊員 廖寧 長沙報道

          12、17、24、400萬、1萬。

          這是一組與愛爾眼庫工作者們息息相關的數字,12小時內是眼角膜捐獻摘取的最佳時間,17MM是眼角膜摘取平均直徑,24小時則是他們的“待機”時長,無論何時何地接到捐獻相關的電話則要立即開始工作,400萬則是他們背后我國的角膜盲患者,并且這個數字還在以每年10萬的增速在不斷增加,但每年僅有1萬臺左右的角膜手術能夠順利完成。

          隨著人體器官捐獻的概念越來越被公眾熟知,角膜移植捐獻協調的工作也慢慢的從幕后走向了臺前,由于這項工作往往連接著死亡與新生,從事者們也被稱為光明的“擺渡人”。

          圖片5.png

          長沙愛爾眼科眼庫(圖片均由愛爾眼科提供)

          楊麗紅從事這項工作已經有16年,她工作的眼庫位于長沙愛爾眼科醫院,這是一家有衛生行政部門眼庫醫療審批資質并在紅十字會的監督和協調下開展眼角膜接收工作的單位。這樣的眼庫在整個愛爾眼科集團內一共有9家,此外還有四十余個角膜登記接收站,僅去年受益的患者就達1200余人。

          那么,這些光明的“擺渡人”們是如何開展工作?在防治角膜盲的道路上又經歷了哪些?未來,這條路上又會有怎樣不同的風景?

          不愿媽媽的電話響起

          對于楊麗紅五歲的女兒來說,最“害怕”的事情是媽媽的手機響起,那意味著不管媽媽在做什么都有可能馬上要離開她,哪怕是在寒冬半夜溫暖的被窩里。

          這也是“楊麗紅們”工作的日常,因為要搶角膜摘取的最佳時效,他們的工作免不了與時間“賽跑”,但比起“賽跑”,“等待”更是她們的常態。因為不確定是否下一刻就會有捐獻,所以協調員需要365天24小時的待命,接到電話就要馬上進入工作狀態。因為也經常有半夜響起的協調電話,已經將睡著了聽不到手機響的長沙愛爾眼庫的專員李煒“鍛煉”得因為擔心有電話而睡不踏實。

          圖片6.png

          楊麗紅與李煒在向志愿者講述捐獻相關情況

          “首先要確定捐贈人的基本信息,與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了解可能存在的捐贈難點,先要針對這些潛在的難點做好準備,要與捐贈者聯系進一步確認捐贈意愿,接下來就是準備齊備材料后,合理規劃出行的路線和方式,爭取以最快的時間到達捐贈者處完成捐獻相關材料的簽署及角膜摘取。”李煒介紹道。

          聽上去簡單的流程,背后卻充滿著各種的不確定,有到達現場后捐贈者親屬臨時反對捐贈的,也有趕往捐贈途中遭遇變故的。“13年的一個大雪天,捐贈者在常德,車子在路上打滑,我坐的車被大貨車追尾,差點就翻下山去了,我左臉也因為撞擊變成了‘熊貓’,最后還是坐著捐贈者家屬的車才趕到,完成了捐贈流程。”楊麗紅說。也正是這一次的經歷加上家人的反對,讓她第一次萌生了退意。“家人也會覺得女孩子做這個工作隨時要待命,很辛苦而且經常是與逝者打交道,他們覺得‘不吉利’。”

          而貴州愛爾眼庫的負責人舒霞也遇到過被患者親屬不理解的情況,由于親人突然離世,悲慟的親屬無法接受至親的遺體將被捐獻,最終還是無法實現捐獻者的遺愿。

          最后讓她們堅持下來還是生命的力量。在角膜還很匱乏的時候,楊麗紅經常接觸到一些急需角膜的病人,其中不乏有年輕人,這些人在找到她之后那種非常急切的心情也會感染到她,讓她感同身受。

          “有一個偉大的母親,不僅幫去世的兒子實現了捐贈的遺愿,還再三提出如果受捐者有什么困難,她愿意提供幫助,這種善意讓我很動容,這個事業雖然還在一個起步階段,但是對我的人生來說是很有價值和意義的。”楊麗紅說。

          勸捐員們做了很少人從事的一份事業,但也因此他們能改變很多人的命運,這也是很多勸捐員們在這個崗位上感受到的價值和意義。

          這是一場接力賽

          從2003年開始探索人體器官捐獻事業到如今,在推動人體器官捐獻和協調員管理工作這條路上,我國已走了19年。

          相較于最初2006年5月愛爾眼科成立第一家眼庫面臨捐贈者寥寥無幾的情況,通過不斷地宣傳和大眾觀念的不斷改變,現在單個眼庫全年的捐贈量也能達百余片。“在成立之初的時候捐獻者很少,陳邦董事長和李力總經理還是長沙愛爾眼庫第一批的簽署捐贈的志愿者,近年來各地的愛爾醫院集體捐獻的志愿者,還有通過‘瞳聚’角膜捐獻及移植預約系統聯系我們的捐贈者變得越來越多。”楊麗紅介紹道。

          據舒霞介紹,以貴陽眼庫為例,2018年眼庫成立時全年僅有8例捐獻,捐獻志愿者30余位,到2022年捐獻志愿者已近千位。

          但是這對于龐大的角膜移植需求來說依舊是難以覆蓋。據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統計數據顯示,2021年,全國完成角膜捐獻4907例。雖然角膜捐獻量近年有所增長,但相對每年10萬的患者新增數量,無異杯水車薪。

          圖片7.png

          勸捐員們看望角膜捐獻者

          此時,線上平臺的搭建為角膜的捐獻及分配提供了便利。“瞳聚”角膜捐獻及移植預約是基于愛爾眼科9家眼庫44個角膜捐獻接收登記站,以及全國600余家醫院布局。通過該系統可整合角膜、專家資源、公益機構等多方力量,為患者提供角膜移植手術預約服務、為困難患者提供公益救助服務,同時也可為有角膜捐獻意愿的愛心人士提供登記協助服務。

          與此同時,勸捐員們的“師帶徒”的接力也在同步進行著。

          25歲的貴陽小伙黃貞吉便是“徒弟”中一員,去年的4月他正式成為了貴陽眼庫的專員,是眼庫負責人舒霞的“小跟班”。工作一年的時間他已經能夠參與協助完成采集角膜后的制片的工作,這讓他興奮不已。“我是學的預防醫學,很多同學畢業后去了疾控中心,文書類的工作會多一些,我更喜歡眼庫的工作,操作性的工作更多。”黃貞吉說。

          “這個徒弟不好招,不僅要有醫學背景還要善于溝通,要有較強的共情能力才能得到家屬的親近和信任,也不像其他醫務工作者一樣被人熟知。“舒霞說。勸捐員的工作一方面是要符合資質、嚴守流程,另一方面是要能夠根據情況隨機應變,這個很難通過標準化的方式去帶教,舒霞平時就經常把黃貞吉帶在身邊,通過實際的案例去學習。

          這一場針對角膜盲疾病的“賽跑”在愛爾眼科已經成為了一場接力賽——加大角膜捐獻的宣傳力度普及捐贈渠道建設打好“前站”,加大眼庫及角膜捐贈接收點的建設和規范化管理做好“后勤保障”,同時培養更多的優秀醫生以及針對該類疾病的前沿技術研究,結合更多的公益模式為更多的患者帶去光明。

          下一站國際化眼庫

          眼庫作為這場“接力賽”至關重要的組成部分,它的建設對于角膜病的治療具有重要的意義。

          從2006年至今愛爾眼科已經完成了9家眼庫的建設,這些眼庫具備有宣傳、登記、獲取、評估、分配、保存角膜的功能,此外,愛爾眼科還在全國各地建設了四十余個紅十字會的角膜登記接收站點,這些站點像“觸手”一般覆蓋更多的區域,讓捐贈渠道更為暢通便利。

          圖片8.png

          眼庫工作人員在對角膜進行評估

          在這個發展的過程中,楊麗紅的身份和角色也發生了變化,她由一個“擺渡人”成為了一個“引路人”,更多了參與到眼庫的標準化管理和建設以及人員的培訓中來。

          談及未來,她的目標說簡單很簡單,希望能夠培養更多的工作伙伴,讓更多地人理解并且愿意參與到角膜捐獻的事業中來,能夠讓更多的人重獲光明;加快國際化眼庫的建設,未來的在眼庫的環節就可以根據患者的需求做到對角膜材料的精準切割,把每一份來之不易的材料用到極致,加大對角膜保存相關技術的研究,盡可能地延長每一份角膜的“生命周期”。

          然而實現她的目標背后,同樣也是一場人力與物力的“接力賽”。但是可以預見的是,參與這場接力賽的人越來越多。

          來源:紅網 作者:通訊員 廖寧

          CopyRight@2015-2023 中國民銀財經網 All Right Reserved

          工信備案號:湘ICP備2023001279號

          一区二区免费高清观看国产,亚洲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幂,久久亚洲精品中文字幕,久久永久免费人妻精品